沈颜

提灯/杀破狼/剑三

【唐明】缠骨余温 上

试着撸一点,不知道还能写多少。
其实我本来只想写个肉。…
剧情越写越长…


从没人同息泽尔说过,一见钟情是个什么滋味。

彼时他接了个送信的活儿,明教直行前往长安本不算太远,沿途却添了唐门和五毒两个地儿。息泽尔同师兄借了地图,无论怎么走都需绕路,索性决定直接南下先去五毒。

送信这类差事本轮不到影月门,接了任务息泽尔也曾嘀咕,甚至想过是不是因着这些年武功未有精进,夜帝找了这么个法儿要将他逐出影月。

这倒不是他不愿钻习,只是年幼时那场家变,父母惨死眼前,襁褓中的妹妹也被人掳了去,入了影月门后急于学成,终因根子不稳圣火反噬,冬日里手脚冰凉周身如坠冰窖,偏体内焚影之法日夜催行圣火种,一炙一寒,没被痛死已是万幸,只功力怕再难精进。

待到了五毒,看着满目鸟兽虫蚁色泽艳丽,息泽尔这才知晓若是寻常弟子前来,没有影月门的身手,怕是没走几步便要折在这儿了。好在他轻功习得尚好,向守门弟子问清艾黎长老的住处,递了信便往成都赶。

变故也正生在这时。

离了成都不远的官道上来了队五毒弟子,看架势似刚历练而归,一群男子中间护着个小姑娘,神情倨傲,大抵是哪家的小姐。息泽尔扣上兜帽赶路,谁知那姑娘突然注意到他,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,想要看他的脸,为求个息事宁人尽快脱身,息泽尔撩起了兜帽,朝那姑娘微点了点头。

他样貌本就生的极好,常年不见光的皮肤在江湖人中已算白皙,又继承了母亲那双异色眸子,阳光下显得煞是好看。那姑娘看得呆了,娇纵本性也忘了掩饰,一把拉住息泽尔,嘴里说着非君不嫁,手下使了个小动作放出情蛊来。

等到陌生的情欲袭来时息泽尔才发觉不对,神色蓦地冰冷,不再多做纠缠,一把甩开那姑娘暗沉弥撒逃了。

眼底清明不再时他只堪堪飞过两个山头,顺着土坡摔落在车道旁。



息泽尔做了个梦。

梦里他衣衫尽褪,双腿勾着个清秀挺拔的身影,眸子里氲了层水雾,看什么都模糊着,只哑着嗓子求着身上之人要了一次又一次,半长的淡色卷发也勾了几缕墨丝纠缠。那身影似是笑了笑,很轻的一声,息泽尔在欲海里浮浮沉沉听不真切,笑骂的一句“妖精”也散在两人交缠的唇齿间。

画面一转他已躺在一竹屋中,塌旁伏了个唐门弟子,见他醒转伸手探了探他的脉。

“蛊已解了,你这身子倒着实虚的很。我让医师给你再开几服药,喝了再赶路。”

息泽尔艰难的道了声谢,说罢才察觉自己哑的厉害,浑身无力,双腿还有些微微的痉挛。

那唐门弟子嘴角微挑,起身倒了碗茶,扶他坐起一点点喂下,末了以指腹擦去他嘴角水渍,“我瞧你倒在路旁怀里掉出两封信,一封上还戳着我唐门密印,便带了你回来。信我已亲手交予傲骨先生了。”

“那…那我中的情蛊……”息泽尔红着脸呐了半晌,倒是逗得身边人笑出声来。

“自然是解了。”

“我,我知晓…那…怎么解的?”

唐门弟子鬼面下未遮的嘴角勾起清浅好看的弧度,微弯眉眼间一闪而逝的流光直击在息泽尔的心上。

“救人救到底,唐某不才,小小情蛊还是解得的。”

评论(8)
热度(58)
©沈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