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颜

提灯/镇魂/杀破狼/剑三

【唐明】缠骨余温 下

考完经历了一整个懒癌周期…。久等了非常抱歉——
手机也不会弄外链…走评论叭?
也欢迎点梗唠嗑——!!
非常爱你们,比心♡

【唐明】缠骨余温 中

难得靠大雪偷来的三天强制假期…
下章就可以开车啦,一晃拖了一个多月

如此将养了几日,内伤也好了个七八,倒是那唐门弟子昼伏夜出,息泽尔统共也不过见了他两次。

那次他带来个小姑娘,紫衫银饰,似是息泽尔那日在成都郊外遇见的仙教弟子,却又不尽相同。那小姑娘把了把脉,熟练的在他右臂上开了口,从怀里取出个木盒打开,冰蚕仍沉沉睡着,莹白色的身体玲珑剔透,闻着生气才幽幽醒转。息泽尔虽叫不出名字,却也在出任务时有幸见识过,知晓是个不多得的珍贵物什,刚想出声说不用,那冰蚕已顺着血腥味钻进了伤口。

小姑娘笑了笑说这是仙教的赔礼,对陈年旧伤也有几分用处。那个贸然出手的仙教姑娘是教中长老的孙女,年岁小被宠坏了,现下...

【唐明】缠骨余温 上

试着撸一点,不知道还能写多少。
其实我本来只想写个肉。…
剧情越写越长…

从没人同息泽尔说过,一见钟情是个什么滋味。

彼时他接了个送信的活儿,明教直行前往长安本不算太远,沿途却添了唐门和五毒两个地儿。息泽尔同师兄借了地图,无论怎么走都需绕路,索性决定直接南下先去五毒。

送信这类差事本轮不到影月门,接了任务息泽尔也曾嘀咕,甚至想过是不是因着这些年武功未有精进,夜帝找了这么个法儿要将他逐出影月。

这倒不是他不愿钻习,只是年幼时那场家变,父母惨死眼前,襁褓中的妹妹也被人掳了去,入了影月门后急于学成,终因根子不稳圣火反噬,冬日里手脚冰凉周身如坠冰窖,偏体内焚影之法日夜催行圣火种,一炙一寒,没被痛死...

©沈颜 | Powered by LOFTER